????这一夜对秦芳来说过得并不愉快,生平第一次与男人睡在一张床上,紧张、忐忑、更无心睡眠,她是等到早上五点钟左右,看到窗外的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,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。

????就在她睡着后不足十分钟。

????抱着她睡了一夜的刘飞阳缓缓把眼睛睁开,眼中不像是刚刚睡醒的混沌,就连把手拿开的常规动作也没有发生,这一夜是什么样,现在还是什么样,放在秦芳肚子上的手,会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。

????哪怕还隔着一层睡袍,也能感受到那是不逊色于顶级绸缎的平滑质感。

????不得不承认,秦芳在清醒时在刘飞阳面前没法提起气质。

????可她睡着了,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底蕴会自然而然的展露出来,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微微侧着身子,躺的很中正笔直,但不会让人看起来觉得刻板,即使是闭着眼睛,这张面孔散发出来的神韵还是会让人觉得陶醉。

????头发没绑,散落在枕上。

????刘飞阳静静的看着身边这个女人,从昨天晚上开始,他就想问秦芳为什么到来,第一反应本是她知道拒霜山庄的事情,她家里也知道,可紧接着就发散的想到,突然出现,是不是因为这件事与家里吵架了?

????如果真是这样,到真需要认真思考。

????都说老秦家是顶级豪门。

????究竟有多顶级,想想可能无法想象的到,不能以老爷子一个人说、也不能以他儿女的职位来算,还得加上曾经提拔过多少人,很显然就连水丘静的背景,也是与秦芳母亲是多年好友,那么多个人脉编制到一起的网络,恐怕得用恐怖二字来形容。

????昨夜装睡,准确的说是他一直在装睡。

????身边的女人太多太多,环肥燕瘦、各式各样,这其中未必有几人的气质能比得上秦芳,但要是在某些部位有特殊癖好,他能根据要求叫出一个加强连,对职业有癖好,自己有传媒公司、有模特公司、有医院股份等等。

????毫不夸张的说,犹如蜂群围在身边,召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????床榻那点事,对他没有诱惑。

????相比较而言,他更在乎自己的权势。

????目前不是让秦家对自己反感的时候,某些事过早的提上日程反倒不好,当务之急是把眼前的工作做好。

????再次把眼睛闭上,没有睡觉。

????自从安然离开之后,他的睡眠很少很少,几乎每天在五个小时左右,必要情况,还能把这五个小时给分开。

????脑中想着,接下来该怎么走…

????……

????十点钟,秦芳终于悠悠醒来,刚刚把眼睛睁开,又赶紧闭上,因为有一刹那她忘记了身旁还睡这一个人,仔细感受着,发现旁边好像并没有呼吸,这才敢把眼睛睁开,转过头见果然没人,长舒了一口气。

????与男人睡在一张床上,这是破天荒头一遭。

????赶紧从床上坐起来,看了看自己的睡袍还完好无损,一时竟呆呆的坐在床上,也不知是该说那个男人尊重自己,还是自己魅力不够大,无奈和快乐交织着。

????她走下床,睡袍刚刚触及膝盖,圆润的小腿和玉足露在外面。

????踩上拖鞋,打开房门走出去。

????刚出门,看见刘飞阳坐在沙发上,旁边还有一个男人,叫洪灿辉,她认识,好在这身睡袍遮挡的还算严密,在外人面前,她表现的很落落大方。

????主动道“你好…”

????洪灿辉无比错愕,他是九点多钟就来到这里,竟然不知道房间内还有个人,居然还是秦芳。

????缓过神点点头“你好,你好…”

????他说完,又看了看刘飞阳。

????刘飞阳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之所以叫洪灿辉到这里来,就不担心让他看到这一幕,笑道“睡得怎么样?”

????“很好…还做了梦”

????秦芳笑着回应,她不需要化妆,自身气质就已经征服很多人,知道如果要与刘飞阳之间的关系更亲密,融入他的圈子是必然,早就知道洪灿辉,虽说无法体会他们这么多年磨合出的友情,但不疏远一定是没错的。

????走过来坐到刘飞阳身边。

????“你继续说…”

????刘飞阳对洪灿辉道。

????洪灿辉收回心思“机票是下午三点钟的,晚五点半抵达北部省会,早上我与乔安通过话,李老爷子会安排出两天时间…”

????刘飞阳若有所思。

????找李老爷子,是所有事情中重要的一环,只要能说动这位遗留贵族,动王爷就有了五层把握,但怎么与这位贵族交流,他还没有具体策略。

????洪灿辉没有顾忌秦芳,在他看来两人已经发展到这步,就是大嫂了,只是没办法叫出口而已。

????又道“西山的常宝发今早也来电话,他的意思是,这段时间越来越严,已经有一大批中型矿井签了合同准备整合,要在短时间内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不容易,因为都分散在各地,具体什么时候能坐下来,他不好说…”

????“但只要有机会,西山省排名前十的富豪,他们给你叫来七位,还说并不是有名的那几个人,都是在水面以下的…”

????刘飞阳靠在沙发上,若有所思,没有开口。

????秦芳则坐着,主动给两人倒茶。

????洪灿辉受宠若惊的接过茶杯,说了声谢谢,然后继续正题道“海连人,我约了徐解放、赵德来等人今晚吃饭,会在饭桌上试探试探他态度…”

????“峰哥怎么说?”

????刘飞阳主动问道,既然要打,那就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,省会陈晓峰虽说很低调,从不会在任何场合听到他的名字,但不要忘记,他是被人誉为北方第二个姓乔的,放眼整个北方,李老爷说话有分量,但在海连省会,只要陈晓峰不点头,还没人敢说其他。

????这么多年来,低调敛财,不知道敛了多少。

????洪灿辉重重道“他说干他奶奶个熊的!”

????刘飞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还是峰哥说话狗痛快。

????秦芳听着两人的对话莫名其妙,好像在讨论很严肃的事情,听到涉及这么多人,而且都不是小人物,好奇归好奇,并没有开口。

????洪灿辉略显犹豫,最终还是说道“青姐说,如果有需要能给你找来几家基金站在统一战线,规模不是一线,但绝对有实力,都是以前被王爷打压过得!”

????刘飞阳想了想道“让她提供技术支持就行,资金先留着…”

????这个答案在洪灿辉的意料之中“然后是第二梯队,特区那边,也就是当初你在特区抢了跑车那孩子的父亲,我已经约他下个周一见面…”

????“还有海港的金龙,暂时只能试探…”

????……

????秦芳则越听越震撼,这些人单独站出来或许不会让她有多震惊,但现在,刘飞阳显然是要拜访这么多人,看样子还是要联合这么多人,不禁转过头看向那张面孔。

????恰好,刘飞阳也转过头看向她。

????秦芳迎上目光,终于忍不住弱弱的问道“我能知道你要干什么嘛?”

????“当然!”

????刘飞阳自信一笑,抬手抓住她的手,极其简洁,却掷地有声道“打仗!”

????ps:感谢铁头娃真绝的捧场,感谢...感谢老板。( 下山虎 http://www.zxxs888.com/0_983/ 移动版阅读m.zxxs888.com )